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荆林波的博客

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副所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副所长,《财贸经济》副总编,兼任信息服务与电子商务研究室主任,服务经济与餐饮产业研究中心主任。研究员,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经济学博士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荆林波:四十有惑  

2007-03-28 08:20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俗话说: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。而今我年届四十却感觉到众多困惑,本文仅从经济学研究工作中面临的困惑谈起。

第一个困惑是如何承担起跨越代沟的重任。众所周知,人到中年,不仅面临着如何继承长辈的知识遗产,而且面临着如何培养新一代的逐步成长,走上正规的学术道路。做好这个工作并非易事,它不仅仅是一个如何尊敬长辈的简单问题,而是一个如何尊重历史、如何客观评价上一代人在那样一个特殊时代背景下所做出的成就。而如何培养新一代则面临着一系列棘手的问题,包括对众多问题的“隔代”认识不同、生活方式的巨大差异,甚至他们对上一代人的不可理喻。处于不惑之年的一代人,恰恰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,我们“文革”出生的一代人,多多少少对中国的社会经济历史进程有一点感性认识,多少体验了短缺经济时代的滋味,又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代,没有经过太多的挫折,优越感与年轻一代有重叠之处,同时又对新生事物还保持着些包容与接纳。尽管如此,我仍然认为,如何承担起跨越代沟的重任,是第一大的困惑,它时刻伴随我们左右,影响着我们的走向。

第二个困惑,如何进行经济学的研究?这其实是一个“困惑集”,它至少包括三个具体问题:

1.什么样的问题是好的研究问题?是研究一个生僻的纯理论问题,还是探讨一个关切民生的实际问题?归根到底,社会科学的研究归宿何在,尤其是经济学研究的最终目的何在?是探求一个未曾触及的历史面纱,还是解决现实问题、解燃眉之急?

2.采取什么样的研究方法?是套用西方经济学的模型,验证中国的现实经济,还是沿用传统的辨证分析方法,抑或是兼而有之?在历次的经济学大辩论中,都隐含着方法论的争论。无论是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,还是非主流经济学家,他们分析问题的方法首先存在巨大的差异,因此,彼此含沙射影,贬低对方的学术“武器”与学术贡献。以至于,出现了对西方经济学家顶礼膜拜的场面,某些诺贝尔及经济学奖的得主纷纷到中国“淘金”,一年多次往返国内各种论坛,甚至出现了被骗当“托”,参加各种评奖活动。

3.是独立研究还是合作研究?从目前状况与未来趋势来看,合作研究是大势所趋,根据有关发表学术论文统计来看,我国在最近10年期间,合作发表的成果呈现逐步上升的趋势,尽管如此,与国外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。合作研究能够弥补各自学识的欠缺,彰显团队优势,但是,缺点在于团队内部如果协调不好,会出现“搭便车者”,甚至有些人不尽责地完成任务,从而严重地损害的整体的研究水平。需要特别指出的是,我国出现了合作研究的“变异产品——诸多导师挂名成果,有的高校硬性要求在读研究生发表若干学术论文,才能有资格进行毕业论文答辩,以此提高该校在全国排名的“竞争力”。结果,导师利用自己的名气,挂名发表成果,而成果的承担者往往是署名最后面的。

第三个困惑是作为评委的所带来的困惑。近年来,曾经先后担任了一些奖项的评委,既有学术性很强的孙冶芳经济学奖的评审,也有兼有理论研究与政策研究的全国商务发展研究成果奖的评审,也有一些重视实务的部委的奖项评审。在评奖过程中,我面临的困惑是:什么样的人有资格担任评委?评出的最高奖是否是最好的作品?评奖的标准是什么?问题导向还是学术理论导向?

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过去评选优秀成果奖的统计来看,似乎研究史学的才有资格获得头奖,而研究现实经济问题的论著却往往是陪衬,也许是出于对史学学科的激励吧。而可以肯定的,眼下爆炒的城市房地产问题的研究成果,根本无法获得大奖,却又是老百姓最为关注的问题。

从一些部委的评奖来看,评奖越来越多,甚至有些评审成为了形式主义,没有完备的申报材料,缺乏足够的严密性。这种评奖的最终功能被定位于:扩大自己的职权范围,赋予自己更多的事权,强化部门利益。

从评委的组成,往往可以推断奖项的归宿。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规律,因此,在“梦想中国”的角逐中,选手们都去投评委所好,猜测伍思凯、孙悦和李咏的偏好,以期获得更高的分数。评出的最高奖,是否是最好的作品呢?与凯恩斯的“选美理论”类似,别猜你认为最漂亮的美女能够拿冠军,而应该猜大家会选哪个美女做冠军。

第四,何处何从?在科研院所,还是去高等院校?由于近年高等院校不断扩大招生,经济实力日益提高,中国社会科学院各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面临着被高校的“招安”,经济片中,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经济研究所,先后有多名大碗研究人员被清华大学、中国政法大学、山东大学、北京师范大学、复旦大学等挖走。当然,也不断有城外的人想到社科院工作。

总而言之,无论是在科研院所,还是在高等院校,一定要防止近亲繁殖的蔓延。城里、城外各有千秋,人才流动,有利于打破近亲繁殖,培育多元化的研究氛围。最可怕的是某些高等院校,倚仗地处优越的自然环境,妄自菲薄,形成自我师徒近亲繁衍体系,闭门造车,排斥外来的人员,扼杀了创新,结果丧失了许多发展的大好时机。
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