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荆林波的博客

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副所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副所长,《财贸经济》副总编,兼任信息服务与电子商务研究室主任,服务经济与餐饮产业研究中心主任。研究员,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,经济学博士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荆林波:反思中印经济奇迹丰富增长理论  

2007-04-15 21:51:17|  分类: 课题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第一个问题是阿尔文•杨(Alwyn Young)的假设——这一假设在保罗•克鲁格曼(Paul Krugman)的著名文章《亚洲经济奇迹的神话》(The Myth of the Asian Economic Miracle)中得以广为人知。假设内容是,亚洲国家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迫不得已的资本积累,因而将转化为收益递减,而非总体要素生产率(TFP)的增长。(随之而来的情况要么是赶上西方,要么是产生某种被称为亚洲价值观的东西。)显然,资本积累只能为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奇迹提供一半左右的解释。剩下的还是要由TFP来解释,尽管与亚洲文化相比,自由化似乎是一种更为合理的解释。

 

第二个问题,是财政扩张对于经济增长而言是利还是弊。一方面,老套的主流宏观经济学认为,财政扩张短期内会推动经济增长。另一方面,大多数增长理论的观点则恰恰相反(认为这会阻碍增长),至少从长期来看是这样的:大型的公共领域往往都存在浪费、低效和扭曲的现象,而财政赤字吸收了储蓄,并排挤了私人投资。

印度的情况似乎恰恰说明上述两种说法都是正确的。印度的经济增长最初始于实施经济改革前的20世纪80年代。为什么呢?财政刺激了总体需求。但到了1991年,赤字财政无法维系,印度陷入了一场危机。随后该国出现了进行重大市场改革的政治意愿,这引发了一轮供给驱动长期增长提速。但在中印两国未来的发展道路上,可能仍存在一些严重的调整问题:印度大规模的预算赤字和中国庞大的银行不良贷款。

 

第三个重要问题,是应该在经济自由化之前还是之后实施政治自由化(即原来的“皮诺切特-戈尔巴乔夫”问题)。答案似乎是:实现经济增长可以有民主,也可以没有(许多学术著作也都发现了这一点:AlesinaOzlerRoubini and SwagelPersson and Tabellini)。不过,当然出于其它的理由,民主会受到青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